您好!欢迎访问!
设置首页
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龙坛特分析网6084 >

《我为歌狂》20年音乐梦想不变上海美影厂经典在B站“爷青回”

浏览数:  发表时间:2021-10-22  

  2020年哔哩哔哩(以下简称“B站”)的22亿条弹幕中,“爷青回”以542万条的数量力压群雄,当选年度弹幕。“爷青回”的意思是“爷的青春回来了”。打开10月2日在B站全网独家首播的《我为歌狂之旋律重启》(以下简称《我为歌狂2》)第一集,立刻被“爷青回”的弹幕刷屏。作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青春校园题材动画片《我为歌狂》的续作,它已经和前作隔了19年。

  12月11日,《我为歌狂2》播出最后一集。截至12月10日,该剧B站总播放量超过1137.2万人次,评分高达9.2分。时隔19年,青春、梦想的味道没有变,挖掘现实土壤、讲好中国故事,这部纯正的“上海出品”动画做到了。

  聊起经典旋律19年后“重启”的感受,项目总制片人、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陈波很喜欢用“代价”这个词——做这样一部青春、校园、音乐向的动画,所付出的代价远比想象中大。

  代价源自于题材。2015年的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成为票房黑马后,国产动画创作的热潮开始了,武侠、玄幻等题材都有热门作品涌现,但现实题材依然是一个大家不敢啃的硬骨头。前不久,《我为歌狂2》和《狐妖小红娘》《一人之下》《魔道祖师》《天官赐福》等一同入选了微博2020年度影响力动漫作品,《我为歌狂2》是10部作品中唯一纯粹现实题材的动画。

  “很多玄幻题材动画都有网文IP做基础,本来就有庞大的粉丝群,对开发方而言是比较稳妥的选择。”陈波坦言,做现实题材动漫会碰到很多很“现实”的问题,比如故事场景如何实地取材等,这使得原创现实题材的前期投入成本非常高;对于平台而言,这相比改编IP和自带“卖点”的玄幻武侠题材更具风险。

  也是因为这样的现实原因,使得一般商业公司很难开发现实题材。“日本的确有《灌篮高手》等不少现实题材精品动漫,但我们的网络国漫才刚刚起步,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活下去,所以不得不去做一些迎合市场流量的题材作品。”陈波说。

  打造中国第一部校园音乐题材的动画片,需要深入生活、实地调研,2001年《我为歌狂》能够在上海诞生并不是偶然。在课业之余有丰富的文化娱乐生活,组建自己的流行乐队,是上海校园文化在当时的先锋之处。上海也是中国最时尚和开放的城市,新潮前卫的人物造型、青春热血的流行音乐、有标志特色的城市风貌,都让《我为歌狂》成为中国音乐动画的里程碑。

  19年后,《我为歌狂2》依然是市场上少见的现实题材音乐动画。在陈波看来,《我为歌狂2》不失为当下流行的“小人物、正能量、大情怀”。创作团队走进上海市复兴高级中学等“原型校园”,参观学校音乐社团的排练,和那些喜欢音乐的年轻人们交流,这些都化为动画中生动有趣的细节。“和二十年前相比,上海当下的高中生活更精彩,孩子们都有自己的想法,精神世界更为丰富。我们用动画把当下的上海校园文化氛围呈现出来,做有营养的正能量动画,也是上美影这样的国企应该担负的文化责任。”

  《我为歌狂》的“根”在上海。在动画中,能看到熟悉的城市街景和地标建筑,以及陆家嘴二十年的变迁。《我为歌狂2》还联合“青春上海”做了“我为歌狂看上海”的实景打卡活动,线下文旅联动的同时也进一步推广了上海的城市文化形象。

  “我们是上海的故事、上海的制作班底、上海的播放平台、歌曲演唱合作方灿星也是上海公司,这是一部典型纯正的上海出品,希望能代表上海的动画制作水平,进一步擦亮上海文化名片。”陈波说。

  相隔20年的续作在国产动画市场也许是个孤例。一觉醒来,人物从BP机直接换上了智能手机,参加比赛的高校乐队里出现了时下流行的男团、女团——“重启”后的《我为歌狂》拼命追赶着时代的步伐,正如导演倪明在给观众的公开信中说,“这部动画已经和时代脱钩了20年,这次我们必须做到与时俱进”。

  “爷青回”也有一个反义词“爷青结”,即“爷的青春结束了”。《我为歌狂2》的豆瓣评分6.3分,评论大都集中于前两集。

  “乐队C位”出自第一集中楚天歌爸爸的台词,这句台词引发了很多观众的不满。“乐队不是男团,为何还要争C位?”“楚天歌的爸爸是音乐家,在他的理解中,C位是舞台上的绝对中心,他是用这种方式来激励儿子思考做乐队到底为了什么。”陈波解释,这句台词只是开头的一个小插曲,动画并非整季都在讲“争C位”,但网络舆论很容易将一个小点放大并病毒式传播,使得一部分观众被误导而打了差评。

  面对弹幕中偶尔闪过的“爷青结”,陈波坦然接受,这也是“重启”中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“不模仿别人,不重复自己”,这是美影人自始至终的创作追求。《我为歌狂2》在第一季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了人物造型,画风变化颇大;第一季中的音乐除了《有梦好甜蜜》在第二季剧情中重现外,其他只是偶尔作为背景音乐露出。创作团队重新创作了音乐,从作词、作曲到匹配歌手录制,历时一年多,容纳了摇滚、227cc香港生财有道图库,舞曲、www.9774.cc,流行、民谣、说唱等多种曲风,这一季背景音乐曲库超过120首。

  “19年后重启,一定会有不同的声音,但用心创作,就对得起初心。”陈波没给团队施加过压力,他始终对这个故事充满信心。《我为歌狂2》入选了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市重大文艺创作资助项目,常光希等上美影艺委会专家给了片子很多意见和鼓励。“尽管难度很大,但还是要做一些不同的东西。有探索,就会有争议,但哪怕付出代价,也必须往前走。”

  曾经,许多青少年因为看《我为歌狂》而开始学吉他,让音乐梦想伴随着自己的青春成长。当年守着电视机追剧的青少年,如今也许已经为人父母,但当“只要音乐不暂停,哪里都是目的地”的旋律响起时,依然有人会“泪目”。

  “每当音乐起来,泛起的点点滴滴的美好总会打动我”,陈波是“70后”,他笑着说,“70后也看动画。”在日本,许多六七十岁的老人也会去逛漫画书店。文化消费品会随着人们观赏习惯的变化往前发展,看动画长大的一代人,无论到什么年纪,还会保持那颗为优秀国漫而滚烫的初心。

  “我们考虑过粉丝的年龄问题,但这种错位感是很美好的事情。每个人在成长中,都会有些遗憾没有触碰到的美好。当这些成年人看到当年的动画再度重启,也许会触动到十多岁时的心情。在繁忙的工作生活中能会心一笑或流泪,想到曾经的热血,就是我们坚持做动画的意义。”

  第二季最后一集播完后,主创团队会对整个项目做复盘,思考得失,为未来的第三季做准备。

  在第三季中,人物将进一步成长,他们可能步入大学,有人出国,有人归来,音乐的舞台也将走出上海,进入全世界。为了做好内容和音乐,第三季与观众见面也许是三年以后了,但在这三年中,“Open乐队”不会缺席。《我为歌狂2》开发了系列衍生产品,同名音乐剧也有望于明年推出。在微博上,会有“Open乐队”成员的日常内容更新,背后则是虚拟偶像这盘大棋。

  前不久,爱奇艺推出《跨次元新星》虚拟人物才艺竞演节目,央视选秀《华彩少年》也有虚拟偶像参与,虚拟偶像成为当下市场热点之一,也是《我为歌狂2》的一个衍生开发重点。在动画播出前,动画中主人公楚天歌就以虚拟偶像的形式出现,在某电商平台做了一场4小时的直播带货。

  “我们虚拟偶像打造主要以Open乐队为核心,希望能做出独立于影片外的新内容”,分管版权运营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副厂长李早介绍,虚拟偶像目前还在进一步孵化中,未来将会呈现新的视觉设计,也在准备新的单曲和专辑。李早认为,过去版权形态主要以影视作品为主,但随着时代发展,会不断出现新的形态。打造虚拟偶像,也是上美影在衍生品开发中,根据作品内容与时俱进的选择。

  通过《我为歌狂2》探索新的播出形式和衍生业态,也是60多年历史的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一次“重启”。2014年改制的上美影把自己看成一个新的动画公司,面对当下百花齐放的动画市场,陈波等人不觉得有竞争压力,压力反而来自于自身的辉煌历史,来自于如何传承和创新好老美影的经典IP。

  他很喜欢现在B站的国漫生态,基数越大,市场越热闹,各种类型的动画才会有生存空间。“音乐好、故事好,作品就可以继续往下走,爱看动画的人一直都在。”

  相信当“三年之期”来临时,《我为歌狂》可以又一次成功重启。(图片来源: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提供)